丹柿小院访先生
站在新年的渡口
长在冬天的树
版面导航      首页  
 
下一篇4 2020年12月2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丹柿小院访先生

 

青崖

在京城待着的日子,一个多年没有实现的愿望更加强烈,欣慰的是,这一天终于实现了。

来到东城区丰富胡同19号,办理完简单的参观手续,便走进了一座普普通通的四合院。这里是老舍先生的故居,也是对公众开放的老舍纪念馆。

走进大门,绕过影壁,进入了院中。小院不大,朴素整洁;游人不多,环境静谧,这正是我所期待的氛围。院里,先生夫妇当年亲手栽下的两株柿树上仍有今年熟透的柿子挂在枝头,在蓝天的映衬下红得格外醒目。所以,正是如此美丽的景致,使得先生的夫人胡絜青赋予了这里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丹柿小院。春华秋实,“柿柿”如意,再想到影壁上夫人书写的那个大大的“福”字,这个小院,寄托着先生一家对新中国成立后美好生活的期望。

小院里最吸引人目光的,当是老舍先生的头像雕塑了。塑像就在一株柿子树下,安放在一方黑色大理石立柱上,上有“老舍 1899~1966”字样,在明媚的阳光下是那么鲜明。站在塑像前可以看到,先生神色安然、表情坚毅,感到有一股凛然的骨气扑面。由于来时匆匆,没有顾得上购买鲜花,此时我只有肃立在塑像旁,自不量力与先生合影,以此表达对他由衷的敬仰。

故居的正房原是先生家的客厅,两侧耳房分别是先生的书房兼卧室和夫人的画室兼卧室。而今,他们当年生活的情景原样陈列,走进这里,仿佛可以感到他们的音容笑貌还在,情趣爱好依旧。先生在这里生活、工作了16年,接待过敬爱的周总理和巴金、曹禺、赵树理等文化名人。他的新中国成立后的所有作品也都在这里诞生。

故居的东、西厢房是展厅,通过大量珍贵的文字、图书、手稿、照片及生前遗物,展示了老舍一生的生活与创作历程。正红旗下——童年习冻饿、执教英伦——踏上文学路、山东岁月——悠居山水间、转战川鄂——男儿当请缨、受邀赴美——交流与抉择、丹柿小院——拥抱新中国,六个部分的展出翔实而生动,仿佛就是一部插图版的老舍传记;而各种版本的《骆驼祥子》,则见证着这部长篇小说的不朽魅力;1951年12月北京市人民政府颁发给先生的“人民艺术家”奖状,又令人感到先生对新中国、新社会的无比热爱与赞美……

展厅的结束语节选的是先生1933年发表的新诗《慈母》:“听着,虔敬的,我的慈亲,就是它们的圣母,名字叫中国!我唤着她的圣名,像婴孩挨着饥渴,把我的血还洒在你的怀中,我将永远在那儿欣卧;年年的春燕,岁岁的秋虫,将唱着你的儿歌,告诉我:睡吧,儿,还在母亲的怀中,你曾爱过母亲,她还记得,永远记得!”这是一个赤子对祖国母亲的心声!

作为一个外地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心里总是放不下一处地方,那一定是有原因的。知道老舍先生,最初始于电影《骆驼祥子》和选入语文课本的剧作《龙须沟》,一个“人民艺术家”的光荣称号让正在轰轰烈烈做文学梦的我好生敬仰与羡慕。到进一步了解先生的时候,已经是电视剧《四世同堂》热播了,那首《重整河山待后生》的主题歌曾经在心中久久回荡。而今,能够来到先生曾经居住和创作的地方,亲眼看到关于先生的文字、照片及遗物,总让人感到是一件值得铭记的文化幸事。

走出丹柿小院,又一个愿望产生了,那就是等有时间了,一定去一趟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看一场先生的话剧演出。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