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坚的朋友圈(上)
版面导航      首页  
 
2020年12月2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黄庭坚的朋友圈(上)

李开周
 

宋朝有一个法号惠洪的和尚,写了一部笔记体专著《冷斋夜话》,开篇讲了这么个故事——《江神嗜黄鲁直书韦诗》。

王荣老尝官于观州,欲渡观江,七日风作,不得济。父老曰:“公箧中必蓄宝物,此江神极灵,当献之得济。”荣老顾无所有,惟玉尘尾,即以献之,风如故。又以端砚献之,风愈作。又以宣包虎帐献之,皆不验。夜卧念曰:“有鲁直草书扇头,题韦应物诗曰: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即取视,傥恍之际,曰:“我犹不识,鬼宁识之乎?”持以献之,香火未收,天水相照,如两镜展对,南风徐来,帆一饷而济。予谓:观江神必元佑迁客之鬼;不然,何嗜之深也?

王荣老曾经在观州做官。他想渡观江的时候,狂风大作了整整七天,始终不得其法渡江。百姓们解释道:“您老的行李中一定携了宝物,这江里的水神极其灵验,您只要献上宝物就可以渡江了。”王荣老察看了下周身所带之物,宝贵的也就一把玉拂尘,随即就扔在江中献给了江神,但是狂风依旧。然后又把一方端砚献祭,风却刮得越发肆虐,接着又用宣纸包了虎皮帷帐献给江神,却都不起任何作用。

晚上他睡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有把扇子,扇面上是黄庭坚的草书,题的是韦应物的诗句: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随即就取了来看,惊疑道:“我都不认识这么潦草的字,鬼神还认得不成?”等他拿了这扇子去献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风平浪静,天空水面安稳得如同两面相对的镜子一般,南风徐来,船一顿饭的时间就过了江。我说啊,这个江神前身一定是元佑变法遭贬迁的官员,不然为什么会如此喜爱这个呢?

故事讲完了,我们来分析一下其中寓意。

世上有没有江神?肯定没有。这个故事是不是真实发生过?估计也没有。《冷斋夜话》的作者惠洪和尚为何要写一件没有发生过的事呢?目的很明显,他想通过这样一个故事,来表明黄庭坚的书法有多么宝贵和多么受欢迎。

您想啊,江神发飙,索要买路钱,给玉拂尘没用,给端砚没用,给虎皮帷帐也没用,最后给了一把扇子,江神马上放行。那把扇子并不宝贵,因为有黄庭坚的题字,所以才宝贵。连法力高强的江神都贪求黄庭坚的书法,世人岂不是更加贪求?

黄庭坚是谁?他是宋朝著名的文学家和书法家,生活在北宋后期,跟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是同一时代的人,字鲁直,号山谷道人。

从年龄上说,黄庭坚比范仲淹小56岁,比欧阳修小38岁,比王安石小24岁,比曾巩小26岁,比苏东坡小9岁。

从籍贯上说,黄庭坚是王安石的同乡,也是曾巩的同乡。王安石是江西抚州人,曾巩是江西南丰人,而黄庭坚是江西修水人。

从关系上说,黄庭坚是苏东坡的学生。北宋后期有“苏门四学士”的说法,指的就是宋哲宗在位时,拜在苏东坡门下的四个文官,他们分别是秦少游、晁补之、张耒、黄庭坚。到了北宋末年,又有“苏门后四学士”的说法,指的是拜在苏东坡门下的另外四个文官,包括廖正一、李格非、李禧、董荣。跟“苏门四学士”相比,“苏门后四学士”名气较小,我们唯一熟悉的可能只有李格非,也就是李清照的爸爸。

“苏门四学士”也好,“苏门后四学士”也罢,他们向苏东坡学习的主要是古文。宋朝人说的“古文”,近似于现代人说的“散文”。这种文体不追求押韵,不注重对仗,结构自然,表达自由,说理透彻,叙事生动,从记录历史和传播思想的角度讲,它比对仗工整、辞藻华丽的汉赋要实用得多。该文体由唐朝的韩愈倡导,被宋朝的欧阳修接棒,在苏东坡手中大放异彩。

但是平心而论,黄庭坚的古文并不怎么样。苏东坡写古文,行云流水,非常潇洒。黄庭坚的古文呢?干巴巴的没有韵味。古人将黄庭坚的文章和诗词结集成《黄山谷集》,今人也整理出版过《黄庭坚集》和《黄庭坚全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从这几部集子当中任选一个版本,读读里面收录的古文,再跟苏东坡的名篇《记承天寺夜游》作个对比,就能感觉到两者差距有多明显。

很明显,黄庭坚拜苏东坡为师,并没有学到苏东坡在古文方面的长项。

那么黄庭坚的长项是什么呢?其实是书法。

苏东坡是书法家,黄庭坚也是书法家。“唐宋八大家”里面有苏东坡,没有黄庭坚。可是在“宋四家”里面,苏东坡和黄庭坚的名字都赫然在列。“唐宋八大家”是明朝人推选的八个古文高手,“宋四家”则是南宋人或者元朝人推选的四个书法名家,包括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一说蔡京),简称“苏黄米蔡”。

蔡襄是著名奸相蔡京的堂兄,字君谟,他的书法最受苏东坡推崇。苏东坡说:“独蔡君谟天资既高,积学深至,心手相应,变态无穷,遂为本朝第一。”蔡襄先天聪明,后天努力,练字练到了心手合一的境界,笔势纵横,变化无穷,在书法上堪称大宋第一。

但是近代大儒康有为却把黄庭坚排在第一。他评价道:“宋人之书,吾尤爱山谷,虽昂藏郁拔,而神闲意浓,入门自媚。”宋朝书法名家辈出,只有黄庭坚的书法是康有为最爱。黄庭坚的字偏瘦偏长,仿佛大树耸立,郁郁葱葱,却又气定神闲、韵味无穷。康有为认为,学书法如果以黄庭坚为师,就不会走弯路,一出手就有精气神儿。

康有为自己就是书法名家,他如此推崇黄庭坚,说明黄庭坚确实有不凡之处。事实上,如果黄庭坚的书法水平称不上高超,也不可能跻身“宋四家”,跟米芾、蔡襄、苏东坡并驾齐驱。

书法是一门艺术,搞艺术不仅靠努力,更要靠天分。黄庭坚天分如何?不得而知,但我们却知道他的家庭出身相当了不起。

北宋江西有三大世家。一个是临川王家,就是王安石的家族;一个是南丰曾家,就是曾巩的家族;另一个就是分宁黄家,即黄庭坚的家族。这三大世家从北宋初年或者更早的五代十国时期就发了迹,此后世世代代出进士、出官员,家族势力庞大,人脉也都很广。

黄庭坚所在的分宁黄家发迹更早,祖上有人在唐朝当过宰相,还有人在五代十国的南唐做官。黄庭坚的曾祖黄中理没有做官,却在江西老家创办了两座书院,是驰名江西的教育家。祖父黄湜在北宋初年中了进士,父亲黄庶在宋仁宗一朝中了进士。

黄庭坚的父亲当过知州,相当于市长;三叔当过监察御史,相当于国家监察委员会委员;四叔当过国子监司业,相当于教育部副部长。再看黄庭坚这代人。他大哥黄大临当过县令,相当于县长;四哥黄叔献当过湖北转运使,相当于省长。

分宁黄家发迹很早,根基极深,世世代代与名门望族甚至皇族结亲。比如说,黄庭坚的母亲李氏就是南唐后主李煜的侄孙女,黄庭坚本人则先后迎娶大臣孙觉和另一位大臣谢景初的女儿。谢景初字师厚,出身于江南望族富阳谢家。

北宋江南有两大世家,一个是钱塘沈家,就是《梦溪笔谈》作者沈括所在的家族;另一个是富阳谢家,就是黄庭坚岳父谢景初所在的家族。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