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世界
傅山小楷《金刚经》
版面导航      首页  
 
下一篇4 2020年12月2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花一世界
——王冷石访谈录
 

辛民:对于传统和创新的关系您有什么认识?

王冷石:首先要搞清传统的内涵。所谓传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中国画的发展历史充分说明,传统是在不断发展变化中形成的。我们从历代大家风格迥异的作品中就能清楚地看到这种演变、发展过程。也就是说正是一次一次的创新构成了丰富多彩又灿烂辉煌的中国绘画史。如果不认清这个问题,单纯谈“传统”和“创新”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另外,不同的时代,中国画也必然会有不同时代的烙印。以我所画的基本花鸟画为例,古人受制于当时的环境条件,所以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感觉的作品。

辛民:您认为,当代中国画的理想图式应是什么样的?

王冷石:中国画是一门综合艺术,涉及文学、历史、美学、哲学等多个领域,形成了具有丰富人文内涵的艺术精神和审美标准,其题材广泛、内蕴丰厚。所以很难用一句话说清什么样的图式是最理想的。但基本的审美标准却是一致的,那就是既要画家倾注真切情感和智慧的创造,又要具有符合审美规范的程式和笔墨技巧,并弘扬真、善、美的正大气象。

辛民:前不久,有位小学生在看吴冠中画展时提出了一个引起美术界讨论的问题,她问:“作品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您如何看待中国画作品的“中心思想”这一问题?

王冷石:中国画的中心思想不同于写记叙文。这个问题是个小学生提出来的,看似幼稚,但有必要探讨。从儒家思想的传统意义上讲,所有的中国画作品都有着“成教化,助人伦”这样一个大的中心思想。以现代艺术观点来讲,任何艺术作品的中心思想都是唯美的,都是为了带给读者愉悦、感动与启迪。当然,像重大历史题材的人物作品则比较容易说明其中心思想。一般意义上的中国画作品,其中心思想是广义的。

辛民:您认为中国画的艺术精神主要包括哪些因素?

王冷石:精神是超越生命之上的一种情怀、一种思想、一种人格。中国画是人类精神生命的物化。中国画的艺术形式与我们生命中的感觉、理智和情感生活所具有的动态形式处于同构状态。中国画内涵的丰富性源于个体精神的丰富性。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中国画甚至可以放弃任何附设的形式,而以天然的质朴获得审美价值。

中国画的创作是自由的,画家因自由的感召而创作。自我意识的体现可使画家免于在自然的生命状态中沉没。随着文明的演进,中国近年出现了空前的盛况,但中国画艺术精神的缺失不容轻视。真正具有艺术精神的作品一定是表达个性的,是画家心灵的文本。这种心灵的状态与人格精神是艺术作品内在价值之所在。(二十一)

王冷石作品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