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文明“绣”进 路灯变压器
百年学府见证日寇侵华罪行
版面导航      首页  
 
3上一篇 2020年8月6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百年学府见证日寇侵华罪行

 

全媒体记者 王兰兰

【开栏的话】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为重现开封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浴血奋战、夺取伟大胜利的壮举,本报从今日起推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寻访抗战历史现场》专栏。

记者将深入河南大学明伦校区、游梁祠西街、原开封二中、双龙巷、山陕甘会馆、杞县水东根据地等开封抗战历史现场,挖掘开封抗战英雄模范的感人故事,让广大读者牢记历史、珍惜幸福生活、努力奋斗出彩。

抗日战争,是一部漫长曲折的血泪史,更是一部不屈英勇的抗争史。不光是南京大屠杀,在多个城市都有着关于这段历史的记忆。1938年6月6日,日寇在兰封会战后占领了开封,给这座城市留下了非常惨痛、值得牢记的历史。

开封沦陷后,河南大学被侵华日寇占据为司令部,昔日的高等学府成了敌寇的大本营。作为河南日寇最高指挥部,当年无数扫荡、烧杀抢掠的指令都是从这里发出。我市文史学者刘海永告诉记者,当年的日寇司令部就在小礼堂前面,也就是现在新行政办公楼前面绿地的位置。“听老人说,当年日寇司令部那座建筑不算高,基本和小礼堂持平。后来,这座建筑被拆除。”刘海永说。

横卧在校园南北主轴线与东西主轴线交会点上的大礼堂是河南大学标志性建筑,更是所有河大学子的骄傲。大礼堂于1934年建成,由欧美留学归来的张清廉博士设计,规模宏大、设计精美,在当时全国首屈一指。大礼堂自落成那天开始,便成了河南大学重要的活动场所。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大礼堂接待了大批流亡来的东北大学师生。然而,这座巍峨宏伟的大礼堂,在开封沦陷后,却成为日寇的马厩。刘海永介绍,日寇占领开封后,在河南大学安营扎寨,日寇将大礼堂当做马厩,在此养马。当时大礼堂内2880个钢架座椅也被日寇拆去用于生产军火。历经血与火的洗礼,现在大礼堂恢复原貌,依然是河南大学举办各类活动的重要场所,然而岁月沧桑,她见证了那段黑暗的时期,也留下了当年日寇侵略的痕迹。

相较于大礼堂,知道小礼堂历史的人却寥寥无几。据刘海永介绍,小礼堂是日本人所建的俱乐部。日寇占领河南大学后,为了给侵华日军官兵提供一个消遣的地方,当时驻守开封的日寇司令部决定修建一座建筑,也就是现在的小礼堂。刘海永说,小礼堂是典型的日式建筑,建成之后,日寇在此打牌、看电影、跳舞,消遣娱乐。现在小礼堂掩映在茂盛的树木之中,但最终掩盖不了日本人的罪行,这个建筑也是日寇侵华的罪证之一。

百年名校中的侵华罪证不仅仅只有这些,残存的“神社”遗物亡灵塔活生生地记录下了日寇入侵的历史。河南大学东门北城墙上至今还保留着一座当年日寇修建的碉堡,当年日寇持枪日夜在碉堡上巡逻,城墙方圆几百米之内应该都是军事禁地。

巍峨宏伟的大礼堂、庄严肃穆的小礼堂﹑城墙上保存完整的碉堡,甚至是校园里一个不起眼的建筑,都成为日寇侵华留下的罪证。这些历史遗存,见证了那段黑暗的岁月以及当时日寇的残暴罪行。

 
3上一篇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