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篆刻四大家”之一、诗书画印杰出人才——赵之谦
简析山水画的透视原理
版面导航      首页  
 
下一篇4 2020年8月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晚清篆刻四大家”之一、诗书画印杰出人才——赵之谦

尚佳轩
 

他是清代杰出的书画篆刻家,他的篆刻取法秦汉金石文字,取精用宏形成自己的风格,人称“赵派”。他在书法上的造诣是多方面的,可使真草隶篆的书法融为一体,相互补充、相映成趣。赵之谦曾经说过“独之者贵,天地极大,多人说总尽独立难索难求”。他与吴昌硕、厉良玉还开创了海上画派,他的诗文多以书法绘画篆刻为题,其艺术创作理论的诠释极具文人气息。他是我顶礼膜拜的对象,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他是我一生追随的目标,他是坚持“印从书出,印外求印”的践行者,是最具文人气息的书画篆刻家。

赵之谦(1829年~1884年),汉族,浙江会稽(今绍兴)人,初字益甫,号冷君、悲庵、梅庵、无闷等,清代著名书画家、篆刻家,与吴昌硕、厉良玉并称“新浙派”的三位代表人物,与任伯年、吴昌硕并称“清末三大画家”。他与吴让之、吴昌硕、黄牧甫号称“晚清篆刻四大家”。

赵之谦从青年时代起,就刻苦致力于经学、文字训诂和金石考据之学,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尤精书画、篆刻。

赵之谦的篆刻成就巨大,对后世影响深远,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等画家都从他处受惠良多,著有《六朝别字记》《悲庵居士文存》等,又有篆刻《二金蝶堂印存》。

赵之谦工诗文,擅书法,初学颜真卿,篆隶法邓石如,后自成一格,奇倔雄强、别出时俗,善绘画,花卉学石涛而有所变化,为清末写意花卉之开山。篆刻初学“浙派”,继法秦汉玺印,复参宋、元及“皖派”,博取秦诏、汉镜、泉币、汉铭文和碑版文字等入印,一扫旧习,所作苍秀雄浑。青年时代即以才华横溢而名满海内。

赵之谦篆刻初摹“西泠八家”,后追“皖派”,参以诏版、汉镜文、钱币文、瓦当文、封泥等,形成章法多变、意境清新的独特风貌,并创阳文边款,其艺术将诗、书、画、印有机结合,在清末艺坛影响很大。尽管赵之谦一生所刻不到400方印作,但他已站到了清代篆刻艺术创作的巅峰。其诸多经典影响着后来的吴昌硕、黄牧甫、任颐、赵易、大厂、齐白石等大家,直至这100多年,许多大家仍受其影响。

赵之谦以“印外求印”的探索将篆刻艺术引入新的历史阶段,彪炳史册。后学者莫不从出新求变的角度理解“印外求印”,殊不知赵之谦之所以能够开创新局,正在于他善于“印外求印”,必须以“合宗”为前提条件,必须与“印从书出”互为补充,必须以“印内规矩”为基本保证,指出赵氏继承前贤,善于从审美的角度认清其得失,遵守艺术的大道保证其方向,用原理的思维探究其印理,以学科的意识维护其根基,这是对当代印坛最重要的启示。

在篆刻艺术史上,赵之谦的历史地位绝不仅仅是他的篆刻作品浑穆清雅,从而使他与吴让之、吴昌硕、黄牧甫并称“晚清篆刻四大家”,更主要的是,他的篆刻艺术思想与实践将宋元以来的文人篆刻划分为前后两大阶段,即近代印学史家叶铭所总结的,前阶段为“印中求印”,自赵之谦始为“印外求印”阶段。换言之,在赵之谦以前,印人们是从古代印式之中寻求篆刻艺术;而赵之谦以后,印人们开始到古代印式之外寻求篆刻艺术。赵之谦是篆刻艺术历史新阶段的开创者;与之相比,吴让之是此前邓石如印风的完善与推广者;吴昌硕、黄牧甫则是赵之谦艺术思想的践行与验证者。

因此,今人谈论赵之谦的篆刻成就,大多是关注其“印外求印”的创造性;今人学习赵之谦的篆刻艺术,也大多试图从其“印外求印”的探索中受启发、找生路。殊不知赵之谦之所以能够创新,正在于其善于继承——从美学高度研究流派,以循本求拙融会两宗,凭广博学识从诗书画里汲取养分变化面目,以参透原理谋求出新,赵之谦在理性而深层继承传统的过程中,自觉地走上了开辟新局之路。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