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事
“格料”(音)
我的春节
拜年
版面导航      首页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春节

 

廖春保

我的春节,既不外出采购年货,也不在家忙着做年饭。我主要干三件事:一是拟写春联,二是给压岁钱,三是陪客人。然而,就这也不轻松。

拟春联,写春联。拟春联,还必须是藏头联,或藏人名或藏地名。例如:

“文从字顺写三亚,一瓣心香敬五华”。“文一”“亚华”是一对情侣;

“颐和园里访花神,庭院深处寻梅香”。“颐庭”是一个小女孩的名字;

“金兰之契时久久,岭南四季草芊芊”。“金岭”“芊芊”是夫妻俩的名儿;

“心如止水听天籁,眼似丽日观地貌”。为“沚昱”一名的拆字,“丽”谐音“立”。

像这样的藏头春联每年都得拟个七八副,虽然年年拟,但年年都得不同。至于写春联,过去用红宣纸写,我还得把纸裁好,这也得花时间。现在好了,直接写在特制的春联纸上,省事多了。写春联是场景最热闹的了,有磨墨的,有拉纸的,有写的,有看的,有照相的,有点评的。我是能不写尽量不写,都让小孩代劳,小孩也乐意干这事,好像得到了一个展示才艺的平台。大女儿写的行草,流畅灵动,活变洒脱;外孙写的是颜体楷书,雄浑庄重,刚健遒劲;外孙女写的是隶书,古拙横逸,返璞归真。送春联贴春联的事都交给女婿了。

给压岁钱,发红包。今年这一给一发就花掉了我三个月的工资。表妹听了,却不以为然,说:“你平常也不花个钱,到过年了再不多花一个,那你都……”后面的话我没听清。发压岁钱的场面也是很热闹很欢乐的。我和老伴儿坐在太师椅上,接受着晚辈一轮一轮的跪拜,拜完就给钱,给少了也不行,就会上来要,要不到就搜兜,搜不到就抢,弄得大家笑得东倒西歪。有的还找理由多要钱,说是本命年得多给一些。最可笑最萌最逗的莫过于一岁两个月的小外孙女了,她刚学会走路就知道拜年了。她双膝跪地两手合掌,给我作起揖来。我给她一沓百元钞票,她跪在地上就数起来,钱撒落一地。大家看了,没有不哈哈大笑的。

陪客人吃,陪客人说。陪客人也不是好玩的,更不是个轻松的活儿。如果是中午饭的话,从12点一直要吃到下午4点多;如果是晚饭,从晚7点开始,不过深夜12点是不会散席的。初四、初五两个晚饭去年都吃到12点多。幸好,老伴儿跟她外甥女去鹤壁演戏了,躲过了。初五晚上,大女儿就偷偷催我几次,怕我挺不住。我总耐心地回答她:“客人没吃完,我怎能离开呢?”

我的老家湖南有句谚语:小孩盼过年,大人盼莳田。看来,春节确确实实是小孩子的乐事。

 
3上一篇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