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事
“格料”(音)
我的春节
拜年
版面导航      首页  
 
3上一篇 2019年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拜年

 

吴建华

春节前与外地的朋友通电话,两人互相拜了早年,并不约而同提到了以前过年时,我们初一早晨相约到各人家中拜年的往事。放下电话心有感触,不禁想起以往过年时拜年的情景。

小时候,我家住在一个大杂院中,同院住有7户人家,邻里关系相处融洽。每到春节,初一早上天还未亮,早起的邻家晚辈已来窗下敲窗拜年了。“吴老师、王老师,给您二位拜年啦!”大年三十晚上忙到半夜才睡下的父母便连忙披衣起床,一边连声答应着,一边催促我们快些起床去给邻家长辈拜年。等到我们出门依次到邻居各家拜年回来,父母已做好了早饭,催我们快些吃了饭好为他们拜年。我们比父母更心急,就盼着拜了年好领压岁钱呢!匆匆吃了早饭,急不可耐地催父母在屋子中间的椅子上坐好,向父母拜年。

我们姐弟站成一排,向父母深深三鞠躬,同时每人都献上祝福的话。父母也笑眯眯地说着鼓励我们的话,并给每人发上几张崭新的纸币——我们的压岁钱。等我们拜过了年后,家里便热闹起来,各路拜年的队伍相继来到,挤满了狭小的屋子。

来拜年的大多是父母的学生,往届的和应届的都有。父母身为教师,桃李满园,过年之际学生们都没有忘了老师,纷纷来给老师拜年。这是父母最高兴的时候,一边忙不迭地让大家坐,一边抓起盘子里的糖和瓜子往学生们衣兜里塞。来拜年的还有我们姐弟的同学、朋友,大家尊重长辈,早约定好了要互相到各自家中向长辈拜年。在我家拜过了年,我们姐弟便各自与同学会合,再到别的同学家拜年。就这样转上一圈,转眼就到了中午,拜年的程序才基本结束。

过年并不局限于大年初一,初一到初五都是年。以后的几天里,父母会分别带上某个孩子,到要好的朋友、同事家坐坐,互相拜个年,问个好,叙叙旧。这差使我们都很乐意去,因为过年期间各家都备有糖果瓜子等吃食,可享口福。记得有一年,母亲带上我到她以前的房东段大大家拜年。段大大恰好正在家炸元宵、年糕,见我们去了热情得很,连忙装了一盘炸元宵、炸年糕让我们吃。在那困难的年代里,轻易吃不到这样的美食,段大大的炸元宵、炸年糕,让我在记忆里回味了许多年!

春节拜年是我们的传统民俗,每到春节,大家尊老崇师互相拜年,既体现了敬老孝亲的优良传统,又增进了相互之间的和睦与友情,欢声笑语,其乐融融。至今想起那时的拜年,还觉得分外温馨。

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如今的拜年更加方便快捷。手机短信、微信、视频都可以拜年,手指轻轻一点,就可向全国各地四面八方的亲朋好友拜年!科学的发展给我们的传统民俗注入了新的内容和活力,使我们的拜年方式变得更加多姿多彩。然而,我却依然怀念过去岁月里流传多年的传统拜年方式,怀念大杂院里邻里之间相互拜年的欢声笑语。我希望传统的拜年风俗一直流传下去,希望城市高楼里紧闭的门不要阻隔了邻里情意。

今年春节,你拜年了吗?

 
3上一篇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