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屋顶农业
衣不如新
蔡澜的生活哲学
版面导航      首页  
 
下一篇4 2019年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屋顶农业

 

周广义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是读小学时我记得最牢的一句话。直到活过“耳顺”,才真正体验了实践这句话的喜悦。

今生最大的缺憾是不曾务农,从而不知道做农民的辛苦。自幼生活在都市,从读书、当兵到转业后参加工作,很少与农村打交道。年轻时对农民有所误解,总认为人家简单而粗俗,甚至庆幸自己没生在农村。直到退了休,才突然萌生做农民的冲动。那年六十有三,浑身尚有使不完的力气,于是就可着劲儿地从一楼走步梯130多级台阶,手提两编织袋土(我住的楼下是个大花园)直至七层屋顶,每天饭后上下四个来回;加上到楼下花园取土等于一天负重步行2000多步。

打那年开春肇始,接连十几天的劳作,总算把土和肥料集中到了住宅楼的最顶层。然后又一趟一趟把买来和寻来的大小几十个花盆搬上屋顶。接着便是在阳光最充足的地方开始装花盆、掺肥料、筛选种子;再从我住的二楼室内取水,每次走100余步提水上楼浇灌。当累得两腿发沉时就边走边背诵“老三篇”中的《愚公移山》而励志。

待到将诸如丝瓜、南瓜、刀豆、苦爪、黄瓜、番茄、四季梅、黄河蜜等的种子,就连初夏吃西瓜吐出的籽也分别埋进了土里后,便开始拿本书坐在楼顶背阴处,慢慢期待土里拱出令人欣慰的嫩芽。

由于楼顶曝晒,加上水泥地面的烘烤,花盆里的水蒸发得特别快,几乎每天都要不停地从楼下提水浇灌。为了浇水,起初是每天不停地从所居二楼装两油桶水往楼顶掂,天天最少要掂十桶以上。后来为满足作物的渴求,便买来长长的塑胶管接上二楼自家水管来供应渐渐枝叶茂盛的农作物。为了增加嫩芽的营养,还特意买来相关书籍,从早市上买来芝麻饼、鱼下水、黄豆发酵做肥料并按配比施肥。待到青青幼芽露出土,又渐渐生出枝蔓,我便喜滋滋地为它绑扎棚架;丝瓜、南瓜、刀豆、黄河蜜渐渐有了重量,就用粗铁丝搭成高高的棚让它吊起来。番茄、苦瓜、黄瓜、四季梅等绑成立式的竹架让藤蔓自己爬上爬下;盆栽的西瓜也“穿着绿莹莹的军装”由小不点儿长成拳头或碗口大小……好容易看着一个个从春到夏,又由夏熬到秋,汗水加心血,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让我这个从未干过农活的“菜园子张青”享受到了秋的妩媚和丰收的喜悦。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虽然出墙的不是红杏,然而高出平台的翠绿瓜果却招来络绎不绝的街邻,有的在瓜果下拍照,有的还跟戴着草帽的我合影留念。那种丰收的喜悦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享受到的。尤其是满园的累累果实与参观者分享所得到的口碑更让我喜不自胜。除了西瓜因误了播种期果实小了些(两个小西瓜出糖率在9点以上,给小孙子独享),其余都与市场所售无差。这,便是老夫一段务农的真实经历,至今还记忆犹新。

 
下一篇4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