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好人和好人文化(下)
版面导航      首页  
 
2019年2月1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开封好人和好人文化(下)
——从古至今开封城市精神的历史传承
 

汴 浚

《战国策》卷二十二《魏策一》中记大梁城“地四平,诸侯四通,条达辐辏”,这也正符合程先生的“都城平原效应”之说。梁惠王在大梁开挖的鸿沟水系促进了魏国经济大跃进式的发展。在文化方面,孟子游梁倡导的仁政思想、信陵君所体现的仁义精神引领着大梁开封的社会走向、城市文化和城市精神,被有关学者称之为“这是华夏文明的升级版”。 魏都大梁共130年,传七代国王,这是开封城市发展历史的第一个辉煌期,也是开封城市精神——开封好人和好人文化的第一方高地。风采各异的好人、名人、人才在大梁留下了众多传奇故事 。时至今日,在开封城内还留存有许多战国名人的遗迹供今日游人游赏、凭吊。如游梁祠街附近有孟子游梁祠遗址,纪念梁惠王接见孟子的祭祠故地。大相国寺所在之地是当年信陵君的故宅,后在此建有信陵亭,在扬州门外(杨正门一带)有信陵君故墓。在朱仙镇附近有义士朱亥故里等。从尉缭到商鞅,从信陵君到侯嬴、朱亥,从石申到张仪,大梁开封也是个好人、义士、英雄、人才辈出的地方。关于信陵君窃符救赵的故事在我国抗日战争时期还有一桩将其改编为话剧借此鼓舞抗战士气的佳话。1942年,郭沫若先生编写出《虎符》话剧在重庆上演,轰动山城,反响强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北京人艺又将此剧搬上舞台,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临观剧并接见演员,对信陵君的义士行为和演员的演出作出了极高的评价。信陵君的故事可以说也是光照千秋,是中华文明、中原文化、开封城市精神的光彩一页。

开封好人和好人文化的第二方高地,应该是北宋时期的东京开封,开封府和包龙图当然是必然的话题。包青天和开封府的历史文化传播,其形式、规模、影响已大大超出了千余年前信陵君的故事。像我国传统戏曲中关于包青天的曲目很多,而且常唱不衰。时至今日,开封府和包拯仍是各种文艺形式的表现主题,电影、电视剧的传播影响力十分巨大,多年来以包拯为主人公的影视作品数量不小,而且影响力已经超出国内,在海外的华人圈内也有口皆碑,包青天成为清官文化首屈一指的代表性人物,自然也为宋及其以后的历史和开封的城市精神——开封好人和好人文化添加了浓重的一笔。54集电视连续剧《开封府》,从2018年7月16日起在央视八套电视剧频道黄金档播出,主人公当然是包拯,《开封府》剧情惊心、环环相扣。据《中国电视报》介绍,该剧围绕北宋历史上“狸猫换太子”“铡美案”“皇宫纵火案”等六大公案,波澜壮阔地展示了黑脸包公传奇的一生。特别是剧中的“铡美案”和传统戏曲中的“铡美案”相比较,其情节更丰满细腻,人物更立体、有个性。包公为秦香莲平冤到最后铡了陈世美,可谓费尽了周折,尽显青天黑面包公清官廉吏之本色。这些文艺作品的娱乐影响力、故事教化功能,作为促进社会进步发展的正能量将会得到持续不断的传承。

作为开封好人和好人文化——开封城市精神的丰富内涵,还不仅仅只有包拯等这样历史标杆性的人物,更有着牢固的百姓根底和深厚的民风民俗基础。 北宋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卷之五有“民俗”一节生动记载了当年国都东京开封的民俗民风民情:“人情高谊,若见外方之人为都人凌欺,众必救护之。或见军铺收领到斗争公事,横身劝救,有陪酒食檐官方救之者,也无惮也。或有从外新来,邻左居住,则相借徣动使,献遗汤茶,指引买卖之类。更有提茶瓶之人,每日邻里互相支茶,相问动静。凡百吉凶之家,人皆盈门。”此段文字读后实为感人,真是字字如金、金光闪烁,句句如梦、梦境美好,开封好人和好人文化实在是体现开封城市精神的象征和灵魂。其实从信陵君开始,形成开封城市精神的因子除了程民生教授的“都城平原效应”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孟子游梁所宣教的“民为贵,君为轻”意识,它在北宋时期是一个重要的社会信条,所以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民俗”一节末尾有如下结论:“其阔略大量,天下无之也。”

北宋以后的开封,失去了国都地位,元、明、清三朝时为省府所在地,民国时期仍为河南省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至1954年省会迁郑州,又做了几年省会的开封便降为地级市,城市地位一落千丈。但是,古都开封的城市精神并未衰落,建城4000多年,这片傲然不屈的土地兴盛过、平淡过、落后过,富足过、拮据过、贫穷过,人祸天灾使这座城市屡毁又屡建,开封的先人与后生都是顽强奋斗,坚守故土如壮士。何谓城摞城?城毁城建中轴线不变、大位置不变,数千年前的开封就在今日我们的双脚下面。母亲河孕育了中华文明,培育了中原文化,抚育了开封城市精神中战天斗地、不惧艰难的内涵,这也是开封城市精神中的一个重要因子。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河南难、开封穷、兰考苦,在兰考又穷又难又苦之际,1962年12月,开封地委把焦裕禄派往兰考先任第二书记,后任书记。焦裕禄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对党忠心耿耿,视人民为父母,为根治重灾区兰考的风沙、内涝、盐碱“三害”,彻底改变兰考贫穷落后的面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树立了共产党人的高大形象,被誉为“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这个永不褪色的名字,县委书记的榜样,这个无需修饰的称号,如一座丰碑耸立在兰考,耸立在开封,耸立在中国。兰考人民视焦裕禄为贴心人,开封人民心中永存焦裕禄书记的光辉形象。人民日报1966年2月7日发表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其初稿就是穆青同志等在开封宾馆二号楼109房间创作的。1993年冬天,穆青、冯健、周原三人一起来到开封,重赴开封宾馆,在当年他们写下影响世代人的长篇通讯之地——开封宾馆二号楼109房间,重温那段夜以继日的难忘时光。开封是焦裕禄同志工作过的地方,开封是焦裕禄精神的发源地,开封是宣传弘扬焦裕禄精神的一片热土、一座课堂。

古有老包,今有老焦。开封城市精神的历史传承已经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如今应是开封好人和好人文化的最新一处高地。厚德生发,今日开封好人辈出、人才济济,好人文化发扬光大。成风化人文化为魂,好人效应汇聚开封力量,让开封更加出彩。古都汴京名城开封,是中华文明中永远飘扬的一面旗帜。

 
 
 
   
   
   


所有内容为开封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关闭